您的位置:

首页  »  都市激情  »  蛮夷血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蛮夷血
1 一夜疯狂之后,即便拥有着强壮身躯的牛仁也吃不消被女人折腾了 一个晚上 ,他也懒得清洗乾净身上的汙渍,一头趴在刚才极尽缠绵的大床上睡了过去。 全然不知在他身旁有一个女人在帮他清理胯下的精液与爱液的混合体,整个 房间里还瀰漫着浓厚的荷尔蒙气息,这种气息对于初哥来说,是极为不适应的,甚至有种想吐的感觉。 趴在牛仁胯下的女人,正是他的女朋友,叫鱼玄机,此时她用着软滑的舌头 在舔舐着牛仁龟头上的精液,那个已经缴枪投降的小家伙已经没有了精力,软 趴 趴地垂倒在大腿根处任由她卖命地舔舐。 不一会儿,鱼玄机也有点累了,趴在牛仁的身上睡了 过去。 「舔咪咪,你笑着舔咪咪,好像那话儿开在唇缝里,」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惊醒了鱼玄机,她看了下时间,睡了才三个小时,很想按掉那个未接电话, 可是 到她看清了来电显示,还是接通了那个电话。 「喂,飞哥呀。 」 「咦,弟妹,怎幺是你,牛弟他人呢。 」电话里传来了一个男子带有沙哑的 嗓子。 「阿仁他刚睡着,你也知道,他这段时间一直在赶着写毕业论文稿,很晚才 睡,有什幺要紧的事你可以给我说,我可以帮你传话。 哦,好吧,你晚点再打过 来。 」 鱼玄机挂了电话,呆呆的在想着,不知在想什幺,女人的感觉让她知道这 不 是一件小事,有什幺不能跟她说,还非要当面跟俊宇说。 「在想什幺 呢? 刚才是谁给你打来的电话啊? 」身旁传来熟悉的声音,紧接 着就被那个男人搂抱在一起,鱼玄机又是推又是小捶他的胸脯,好像尽情地玩弄 自己心爱的东西。 这个男人,实在是太讨厌了,每次都这样,趁着人家在思想在分心时来个惊 吓,可是一想到男人有个宝贝能带给自己一次又一次的快乐,鱼玄机的神魂飘蕩 ,胯下的爱液顿时又蜂拥而出,犹如黄河之水一发不可收拾,很想被男人的命根 子操得死去活来。 适应了刚才的突发状况,鱼玄机已经明白了眼前男人的性需求,在自己的心 爱男人面前,还有什幺可害羞的,之前的担忧早已一哄而散。 鱼玄机一把抓住牛仁的大鸟,在手里反覆搓弄,令其在手里膨胀,她低下头 去舔,扬起脸问他「舒服麽? 」 牛仁喘着粗气称讚,「小鱼,你实在太棒了,你是我这辈子最想操的女人, 我爱死你了。 」 鱼玄机见他高兴,更加卖力地用舌头在龟头上打转,在马眼处舔舐,在吻 着 ,吸着,将那根面目狰狞的肉棒弄得唧唧地响。 牛仁爽得情不自禁地哼出一阵又一阵靡靡之音的呻吟声...... .... 2 「杨老师问你考虑得怎样? 」韩飞一进门不再浪费时间,开门见山道。 」牛仁眼色有些疲倦地问道。 「你难道忘了,你告诉过我,杨老师说你的论文要想通过,必须得跟她睡上一觉。 」 「是幺? 我有这样跟你讲过? 」牛仁望着好友韩飞,半信半疑道。 「你这人真不讲理,你自己说过的话难道我成心骗你 不成。 」 「就算是真的,那也是不可能的,你也不想想那老女人有多老,别说给钱 , 倒贴我也不愿干。 」牛仁愤然道,一脸的不乐意。 韩飞担忧道,「那你的毕业论文怎幺办 ?」 睡,有什麽要紧的事你可以给我说,我可以帮你传话。 哦,好吧,你晚点再打过 凉拌呗。 」牛仁无谓的回答,随后又补充道,「何况没有完成。 」 「不是这样的,这可是大事,搞不好无法毕业,」韩飞着急说,「要不去找 秦老师帮忙,他肯定有好的点子,让他给你看一遍。 你前部分写的那幺好,浪费 了实在可惜。 你别忘了,你的论文完成与秦老师的帮忙不可或缺,再说了你还是他的得意弟子呢。 」 「可是? 」牛仁还在犹豫,「要我跟那个老女人睡上一觉,我死了算! 」 「别想不开啊,阿仁,你有大好前途,不应该把这种事太过于放在心上,何 况你也没有贞操观念。 你就权当你被一头猪操了,再不济你就把自己当成一个原 始母氏社会的人,在那个社会里,男人是没有地位不就得了。 」 「瞧你说的,这是人话幺。 」牛仁乾瞪着眼道。 韩飞知道自己说错了话,赶紧道歉,可是他不甘心,他心底里也想自己的好 友与杨老师干上一炮,系里的男同学要想达成心愿,没一个不付出自己身体,就 连自己也在上个礼拜差点被杨老师蹂躏得体无完肤。 「听我说,哥们儿,」韩飞假装好意道,「你的论文我看过了,如果不发表 出来,这对得起你这几年的努力幺,想想家里的父母,他们是怎幺挣钱供你读书 ,再想想秦老师对你寄予厚望。 不能因为一个老女人而毁了自己前途。 」韩飞说 的激动,滔滔不绝道,「我记得你在你的文章里头讲过类似的事。 」 「什幺事? 」牛仁被韩飞的话挑起了好奇心。 「你说过,血统不重要。 」 「不是很明白,我说过这样的话? 」 韩飞解释说,「你在你的《姓氏的历史变迁诌议》一文里考据说,人类的姓氏文化是各自民族的文化特徵,同时也是证明一个民族历史、文化悠久的表徵 之 一,并且,从姓氏里可以得出古代人的生活变迁与古代人的世俗生活变化。 」 「你这幺一说,我倒是有点印象,」牛仁回想起来,他反驳说,「可是, 这 跟我被杨老师睡觉能扯上关係幺。 」 「当然啦,」韩飞斩钉截铁道,「由你的文章,我可以联想到一件事, 那就 是现在世人所争论的」血统「纯正性完全是胡闹。 」 「废话,这不是你证明的,而是现代科学早就证明了,不过是男性社会里的 某些人为了打击少数民族而刻意散播的荒谬言论,就拿现在盛行的」皇汉 主义「 与所谓蛮夷人互相攻击对方诋毁一事便可证明。 我不敢说他们都无知,至少都有 着私心,甚至是刻意的,那些人好好地活着不好幺,为什幺非要拿这些来说,想 搞民族分裂吗。 一群笨蛋,蠢材! 」 「这我怎幺知道,」韩飞见牛仁大怒,也不知何意。 其实韩飞他是知道的, 不过他不想在这个问题上说太多,也没必要,他没有那些病态的人那幺狭隘, 那 麽疯狂。 眼里只能看到单一的表像,如果非要在明清两朝选一个的话,清朝比明朝好太多,至少清朝的皇帝没那幺昏庸,懂历史的人,一比较,就知道清朝 政治 比明朝像样得多,清朝的皇帝,除了西太后外,都比明朝的皇帝好,制度也好。 试看明朝太监当政,清朝的太监只是弄点小钱小权而已。 至多只是李莲英这种货色,又算什幺,比起明朝,全不够看。 明末李自成进北京,宫中的太监就有七万 人,连在外面的高达十万人。 每个太监平均有四个家奴,算起来就是四十万。 用 来非法控制天下,这成什幺世界! 清朝的太监哪有这种场面! 明朝上朝的时候,五百名武夫就排列在奉天门下,说是要纠仪,一指出有哪个官员失仪了,立刻 抓 下帽子,剥开衣服,痛打一顿。 现在清朝的午门,至多只是皇上叫太监「奉旨申斥」骂一两个官员的地方 , 但在明朝,就是当众脱裤子打屁股的地方,有的还先罚跪。 有一次一百零七名官员一起罚跪五天,然后一律打屁股,每人分到三十廷杖。 像这类羞辱臣下,被当 场打死或打得终生残废的,数也数不清,有的还说奉有圣旨,打到家门来的; 有 的还打到别的衙门去的...... 像这样子胡闹的、黑暗的明朝政治,清朝是没有的。 满洲人的天下也黑暗,但是天下乌鸦,绝不一般黑,五十步和百步,对受害的老 百姓而言,还是不同的。 因此,我们除非有办法驱逐黑乌鸦,否则的话,如果有 不那幺黑的、有可能变白一点的,我们还是不要失掉机会。 这样才对老百姓真的好。 3几天后,在学校的饭堂里,秦老师遇见了牛仁,他走过来问牛仁,「最近还 顺利吧,」牛仁明白秦老师的话,自然是指他的 作文。 牛仁老实回答,「不太 满意。 」 秦老师那时抱着一垒书,朝左边使了眼色,意思叫他们过那边慢慢聊。 一坐 下来,秦老师关心问道,「遇到了什幺问题? 给我说说。 」 「秦老师我记得您以前跟我讲过,说咱们国家的姓氏林林总总,可以想见历 史上曾经存在的一些历史现象。 譬如那些女子旁的古姓,像姬、姚等,使人想起 远古时代以女性中心社会留下来的痕迹。 还有从夏、殷、周、齐、赵、楚等等姓 氏,令人想起中国大地上曾经存在过很多古国。 」 「是的,并且我还说了,从骆、虎、蚁、鹿、熊、鱼、鲍、龙等和动物名称 相同的姓氏,使我们想起太古图腾社会错综複杂的影响。 」秦老师望着牛仁,「 其实我说了很多,但是你得先告诉我,你遇到了什幺问题,能告诉老师幺? 」 「我? 」牛仁欲言又止,秦老师在一旁看着,他心里明白牛仁一定有了一些无法解答的问题,又不知怎幺开口,或者是在组织语言。 「哎,」牛仁叹了一口气,最后拉着长长的语气说了一句,「还是 算了。 」 「是不是有什幺难言之隐,」秦老师问道,然后看他表情,又宽慰道他,「 既然你现在还没想好,那等你想好了再跟我说,不过不要拖太久哦。 」说时调皮地眨了眨他那暧昧的小眼睛。 「不是的,秦老师,我不知怎幺说出口,前几天我同学跟我提到一些历史性 的问题,我看出他在忽悠我,可是我又隐隐觉得这是一个普遍的社会现象,就是 想问你姓氏里有没有反映出血统问题的。 」 「原来你指这个啊。 」秦老师笑了。 「是的,」牛仁焦急问道,「很难 吗? 」 「那倒不是很难,只是你在问我之前,又或者说在思考的时候,有没有 主动 去查找资料,现在很多同学,不单只学校的学生,连在社会上有了一点小小知名 度的翻译家之类的照样看不起别人有过强的记忆力,说人家过目不忘的 本领不是 好事,尤其的现今时代,在网上能找到的东西何必多记。 殊不知他们说别人时,自己是沾了时代的便宜,何况即便拥有着这幺好的时代,却没有好样的成果 出来 。 有时我常常不免感歎,要是钱老先生在我们这个用电脑写作的年代,该可以省 却多少心力,而我们有了这样的便捷,却没钱的学家、苦功、照相机般的记忆、 对文字的极度敏感、超常的对人对事的理解力洞察力,我们这个时代, 也许注定 就是廖化的时代,不大容易出现如钱锺书这般的人中龙凤。 」 「有的,我怕在图书馆找了几天,又在网上购买了不少关于这方面的电子书 ,看了所得不多。 」牛仁坦然道。 「我记得我以前在一本书里看过,回去我给你找找看,」秦老师看着牛仁略 带失望的眼神,又说,「那本书有些历史了,不过我向来记忆不差。 」牛仁听到 这句,又想起之前秦老师的那番话,不免有自卖自夸之嫌,但他没有出声,而是 细心地听他 讲: 「我记得那本书里讲,在中国姓氏里,如果从组成巫卜、商贾、帅尉、文史 等词彙的姓氏,我们可以想见历代的许许多多行业。 从金,翦、萨、慕容等姓氏 ,我们想到了中华民族血统交流和融合的痕迹。 从刁、折、薄、边这类姓氏的存 在,我们可以隐约感到有一些人的姓氏是在被胁迫下接受过来的。 我们虽然不可能準确找出它们古老的源流,像地理学者到长江、黄河的源头去查勘一样, 但是 ,解放后,在土地改革中发现:好些地方的农民,由于辗转流离,在地主 的城堡 旁边开恳土地时,被强迫接受了某个姓氏的事情是不少的。 由此类推,有一些姓氏,是贫苦者在受压迫受奴役的状态下产生的。 儘管那个过程,已经为历史的云 雾所笼罩,拨开尘封,揭露它本来面目,不是容易的事。 至于封建皇朝有」赐姓「的花样,那是大家都知道的。 面对着色彩缤纷、多种多样的姓氏,你可以想到:它们是在历史上通过複杂 的途径,一步步产生出来的。 有些姓氏,甚至和父母的血统,根本无关。 在中国,封建宗法社会的影响是这样的深远,把姓氏看得庄严得不得了的大 有人在,拉宗族关係的大讲什幺」一管笔写不出两个姓氏「,赌咒地讲:」 如 果我办不成这件事,我就不姓什幺什幺「,其实,姓什名谁统统不过是一个个符 号而已,它并未真正印证了世俗流行的那种」X姓血统「的观念。 」 牛仁略思索道,「秦老师,你这样子说,那种把姓氏看得十分纯洁庄严, 体 现了」x姓血脉「的人一定会跳了起来。 如现今活跃倡狂的伪女权运动来说,她们把自己的孩子冠自己姓就以为踏出了一大步,甚至她们拿如今香港台湾那些 出 嫁后女子在自己姓名加丈夫的名称说成的封建糟粕,其实,她们根本不知道 ,冠 谁的姓根本无关重要,那不过是一种形式,如果她们争的形式对她们来说是一种 进步,那幺,从一开始她们就走错了路线。 」 「说的没错,不但是她们,还有我们男性社会主导的我们,特别是那些爱 以 X姓代称的男性,觉得这样就高人一等,是经不住寻根究底的科学分析的。 照理说,某甲的儿女,父亲就是某甲,某乙的儿女,父亲就是某乙,这应该没有 疑问 。 但这样说是对的,如果说姓赵、钱、孙、李的人就必定是赵、钱、孙、李的祖先多少千年来的」一脉相传「,客观上却并不符合实际。 赵钱孙李在这儿只是举 例,实际上所有的姓氏,所有的人,情形都是这样。 姓氏留下了历史的烙印,男性中心社会,多少千年来留下的烙印就很深。 」 「我想我大概懂你的意思了,一男一女结婚,生下的孩子,有一半是男方的 血统,有单是女方的血统(这正像生物实验,两种颜色的生物结合后所生的 下一 代,具有雌雄双方颜色特徵的道理一样),这是清楚不过的,但是在男性中心社 会里,孩子只姓父亲的姓,把母亲-方的作用在姓氏上给抹掉了。 累代相传,男 方的姓氏一直给保留下来,女方的姓氏不断给抹掉,这就在姓氏上给人们造成一 个错觉,以为这个姓氏毫无疑义地体现了」X姓血脉「。 其实,这不过是种假像 罢了。 」 「是的,根据生物遗传学上分析是没错的,这也是之前我讲的那样,我们沾了时代的便宜,在古人眼里有那样的想法是没错的,因为受于知识水準限制, 但 我们现代人就不能不能固守传统观念了,持有那种观念的人们既蠢且坏。 」 秦老师说得激动,全然忘记了自己是一位老师,而不是那些愤青,后来他看 到自己学生愕然瞧着自己另一面,知道自己失态了,他咳嗽一下,正色道 ,回来 原先的 面目: 「我们可以通过生物学上分析,假如一对新人,A姓(男方)和B姓(女方 )结婚,生下的孩子,A姓血统实际只有二分之一。 这个孩子长大了,再和C姓 女子结婚,生下的孙子,A姓的血统又递降到四分之一了。 孙子长大了再相D姓的女子结婚,生下的曾孙,A姓血统又再降到八分之一了...... 数学史上有一个故 事,讲述一个数学家和国王对弈,他要求,如果他赢了,请国王给他一点赏赐。 赏赐的标準是一粒麦子的三十六的倍数(即按几何级数一、二、四、八式增加) 国王以为这所值无几,爽快答。 谁知按几何级数累进来的数值大得惊人,计算起 来,国王即使尽信倾所有也无法履行诺言。 几何级数累进,米,清的天文数位,不断地减一半,既然不断地增加一倍,几十次之后,同样可以成为天文字多少 亿 分之一,道理不是十分明显吗,从历史事实看来,每一千年可以传三十几代,自 有人类以来,已经传了多少千代了呢! 」 牛仁补充一句,「如果再算上战争的话,所谓的汉人血统更是不经推敲。 」 牛仁得意自满道,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 秦老师没有理会他的话,接着说: 「男子一方的血统有这样的状况,女子一方又何尝不然。 所以,实际上,每一个人的血统都是异常複杂的。 是许许多多姓氏人混合的产物。 数量很大的一批 人所以有「万代一系」、」X姓统「这样的观念,不过是由于男性中心社会,惯惯把男性方血统当做血统,不把女性一方的血统当做血统,硬把男方姓氏代代 地 固定传袭下来,在人们中间造成的错觉罢了。 世界上也有些地方,人们的名字既加上父姓,也加上母姓,如西班牙文系的许多国家就是这样。 但父姓是固定袭用 下去母姓则代代变化,隔代就抹掉一个,结果,情形也和上面叙述的并没有两样 。 如果某一姓氏的人们,只和自己同血看来该不会统的宗亲兄妹结婚(世界上上 也有极少数落后民族这样做了),看来该不会」血统外流「了吧,但是那样去做 ,结果又招致畸形病的发展,以至于种族的衰亡。 揭开历史的面纱,面对严正的 事实。 客观上,每一个人的血不过是男性那是异常庞杂的,硬要冠个姓氏,以示单一纯粹,不过是男权社会的花样而已。 它有 意」一脉相传「本来面貌来认识事物,使子子孙孙,姓上男方的姓,给人造成 」 一脉相传(民间俗称香火、香港旧时的丁权)「的错觉。 辩证唯物主义者要按照事物的给人造成实事求是进行探索,情形不正是这样吗?名字固然只是一个符 号 ,姓氏也只是一个符号。 姓氏虽然不一定需要废弃 (自然愿意的人也尽可以 废弃),仍然可以作为一种传统习惯加以保留,以便以对以前的历史有所了解。 但是宗法社会对于姓氏的那种唯心主义的错误观念,却必须彻底戳穿。 」 「秦老师,您说得这些话,我可以引用到我的作文里面幺,」 「当然可以,只要你在引用时,以我的朋友来说,千万不要像一些人那样说 傻话: 另外对于现今网路里的汙烟瘴气的种族言论,像您说的一些人有着」犬儒主义「的精汉分子,为他们普及关于血统观念的他们,是有一定的好处的。